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穀歌瀏覽器!

滄州旭曦供應耐酸堿耐高溫伸縮式風琴防護罩​ 振興實體經濟重點難點關鍵點在製造業

2017-07-20  來自: 滄州利來娛樂AG旗艦廳製造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178

滄州旭曦供應耐酸堿耐高溫伸縮式風琴防護罩

振興實體經濟重點難點關鍵點在製造業

振興實體經濟,是應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打造國際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選擇,也是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加快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重大舉措,更是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的必然要求,必須按照《中國製造2025》戰略部署,牢牢抓住振興實體經濟這條主線,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加快發展。 



  製造業是實體經濟的骨架和支撐,也是振興實體經濟的主戰場。製造業的興盛是我國經濟實力提升的關鍵和主要體現,更是實現創新、搶占未來的關鍵製高點,決定著實體經濟的質量和效益。振興實體經濟,重點在製造業、難點也在製造業。解決製造業麵臨的問題,必須更加注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釋放製造業企業的經營活力。 


  當前,我國製造業已初步具備與發達國家競爭的能力,但大而不強、創新能力不足、生產模式粗放、資源利用率低等問題困擾著製造業的發展。在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要處理好服務業與製造業關係,以生產性服務業的加快發展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要處理好“硬件”與“軟件”的關係,重點攻破製約製造業轉型升級的薄弱環節。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將政策發力點集中在基礎共性和戰略性領域。 


  按照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上中下遊產業合作的方向,瞄準智能製造這個核心點,抓好創新人才和“匠人”培養這個關鍵環節,推動中國製造優化升級,需要采取切實措施。一要加強關鍵共性技術供給,二要大力推動智能製造,三要加強標準品牌建設提升產品質量,四要大力培育和弘揚工匠精神。 


  工業是立國之根本,製造業是實體經濟之核心。黨中央、國務院明確要求按照《中國製造2025》對我國實施製造強國戰略第一個十年的戰略部署,堅持市場主導、政府引導的原則,發揮企業的主體作用和發揮重大工程的帶動作用,加快推進製造業創新發展,推動製造業從數量擴張向質量提高的戰略性轉變,推動中國製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轉變,以製造強國建設振興實體經濟。 


  振興實體經濟,是應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打造國際競爭新優勢的戰略選擇,也是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加快新舊動能接續轉換的重大舉措,更是全麵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目標的必然要求,必須要牢牢抓住振興實體經濟這條主線,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加快發展。 


    製造業是實體經濟的骨架和支撐,也是振興實體經濟的主戰場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實體經濟保持強勁發展勢頭,增長速度全球領先,已躍居為世界第一製造業大國和第二大經濟體。2010年,中國製造業占全球比重接近20%。按照國際標準分類,在工業的全部22個大類中,我國在紡織品、電力裝備、交通工具等七大類行業規模名列全球第一。在500多種工業產品當中,我國有220多種產量居世界第一,工業製成品出口約占全球1/7,是全球最大的工業製成品出口國。可以說,製造業的興盛是我國經濟實力提升的關鍵和主要體現,更是實現創新、搶占未來的關鍵製高點,決定著實體經濟的質量和效益。 


  同時,我國製造業隻大不強,製造業增加值隻有26.5%,遠低於發達國家35%至40%的水平,仍然處於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製造業單位增加值能耗是日本的9倍、德國的6倍和美國的4倍。推動中國製造業由大到強是振興實體經濟的重要內容。 


  著力振興實體經濟,重點在製造業,難點也在製造業 


  我國經濟麵臨著實體經濟結構性供需失衡、金融和實體經濟失衡、房地產和實體經濟失衡三大結構性問題。 


  一方麵,“脫實向虛”的傾向愈加明顯,社會上出現過早“去工業化”的錯誤認識。大量的社會資金、勞動力等要素紛紛從製造業領域抽離,流向股市、債市、房地產等,以錢炒錢、賺快錢的現象大量存在。製造業占比的下降導致部分輿論認為,我國今後應主要發展服務業,製造業的重要性大大下降。這些片麵的、似是而非的觀點和認識,降低了全社會對製造業重要地位的認識,可能誘發我國過早“去工業化”的問題。 


  另一方麵,我國製造業升級麵臨技術和成本雙重擠壓,轉型升級壓力不小。受要素成本上升、資源環境約束和出口市場低迷等因素影響,我國一些傳統製造業發展遇到較大困難,行業利潤率不斷下滑,部分行業甚至麵臨全行業虧損的局麵。2014年中國排名前500名的製造業企業,平均利潤率僅為2.15%。如果不能準確認識和把握製造業在實體經濟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盡快扭轉“脫實向虛”傾向,振興實體經濟就很難落到實處。 


  解決製造業麵臨的問題和挑戰,必須更加注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釋放製造業企業的動力和活力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主要目標之一是解決實體經濟失衡的問題,而實體經濟失衡主要體現在製造業失衡。表麵上看,近期我國製造業麵臨的產能過剩、價格下跌、債務攀升、增長下行等問題是需求不足引發的。但實質上還是供給側出了問題,低端供給嚴重過剩、高端供給明顯不足已成為當前我國製造業發展中的主要矛盾。 


  一些行業產能嚴重過剩的同時,大量關鍵裝備、核心技術和高端產品還需依賴進口。我國製造業大多數的供給隻能滿足低質低價的需求,供給結構不適應需求的新變化,產業整體尚處於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加快製造強國建設必須要在供給側發力,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各項措施推動實體經濟振興。 


  當前,我國製造業已經初步具備了和發達國家競爭的能力,但是大而不強,存在工業基礎薄弱、高精尖技術依賴進口、創新能力不足、生產模式粗放、資源利用率低等問題。 


  處理好服務業與製造業關係,以生產務業加快發展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 


  一方麵,推動製造業和服務業升級相互促進,打造產業“雙引擎”。近年來,我國服務業發展迅速,2016年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經達到51.6%,服務新業態不斷湧現,成為支撐經濟增長的新動能。與此同時,伴隨著我國工業化進程步入後期、人口紅利逐步消失以及人口老齡化,勞動力低成本優勢正在逐步消失。2010年我國製造業人員平均工資為30916元,2015年上升到55324元。波士頓谘詢集團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的製造成本已經與美國相差無幾。因此,製造業和服務業的一降一升對比中,產生了對我國製造業發展趨勢的悲觀觀點。 


  要清醒地看到,發達國家“去工業化”的失敗曆史和我國作為製造業大國的現實需要都表明,製造業仍然是產業的基石,在發展服務業的同時,不能偏廢製造業,不能過早“去工業化”。從全球來看,製造業發展的大趨勢是由生產型逐步轉向服務型,日益服務化。即使是服務業主導下的產業結構轉型,也往往表現為服務業與製造業的係統集成、協作發展。發展製造業與服務業並非競爭關係,要以製造業與服務業融合發展推動我國產業結構調整、經濟轉型升級。 


  另一方麵,發揮好生產業對製造業轉型升級的保障支撐作用。事實表明,我國製造業的低成本競爭優勢不斷削弱的趨勢難以逆轉,通過技術創新升級是做強製造業的必由之路。作為製造業服務外包發展起來的生產業,如金融、軟件、現代物流及服務外包等,以及電子商務、節能環保、文化創意、健康服務等新興服務業,有利於提升製造業附加值,抬升我國製造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位勢。 


  但是,我國以研發為重點的生產業發展滯後,占GDP的比重僅為15%左右,同發達國家有1倍以上的差距,嚴重製約了“中國智造”進程。因此,推動《中國製造2025》還必須在製約製造業發展的重點生產環節綜合發力,推動生產業向專業化和高端化拓展,形成製造業與服務業互促共進的良好態勢。 


  處理好“硬件”與“軟件”的關係,重點攻破製約製造業轉型升級的薄弱環節 


  重大技術中心建設,重視基礎創新。人才培養方麵,職業技能提升,打造能夠支撐製造強國建設的人才隊伍。一方麵,集中力量攻破製造業核心和基礎技術。從投入看,2016年我國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占GDP比重上升到2.1%,達到了中等發達國家水平,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研發經費投入國。從產出結果看,2016年我國發明專利申請量已連續6年位居世界首位。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高檔數控機床機器人等十大重點領域發明專利年均增長率超過23%。 

  但是,我國關鍵裝備、核心零部件和基礎軟件還依賴進口和外資企業,支撐產業升級的技術儲備明顯不足,技術創新鏈條存在不同程度的脫節問題,難以掌控新興技術和產業領域全球競爭製高點。 


  必須要按照《中國製造2025》的部署,處理好基礎創新與前沿創新的關係,如,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要重點突出軟件、集成電路、新型顯示、雲計算、大數據、虛擬顯示、綠色計算、人工智能與智能硬件等戰略性、先導性產業,重點突破核心通用芯片設計與製造瓶頸。 


  另一方麵,培養規模巨大、能夠支撐製造業升級的人才隊伍。機器是物化的,關鍵是使用和設計機器的人。目前,我國製造業人才規模龐大,製造業規模以上企業人力資源總量8589萬人,專業技術人員809萬人。但是,我國領軍人才和大國工匠緊缺,資深製造業人才儲備匱乏,高級技工在整個產業工人隊伍中的比例僅為5%,2016年全國高級工程師、技師崗位空缺與求職人數平均比率更是達到了2倍以上。 


  以汽車製造業人才為例,擁有10年以上從業經驗的資深人才僅占19.3%,遠低於德國的45.2%。同時也要看到,人才培養是一個係統性的長期工程。像汽車行業培養一個技術成熟的從業者,通常需要4至10年時間。因此,必須克服短期浮躁傾向,久久為功,建體係、搭平台,完善多層次多類型人才培養體係,理論人才和實踐人才並重,以產教融合為重點加強技能人才培養,將工人轉變為工匠,打造能夠支撐中國製造走向高端的人才隊伍。圍繞“四基”建設、智能製造、“互聯網+製造”等重點領域,《製造業人才發展規劃指南》也相應提出,重點培養先進設計、關鍵製造工藝、材料、數字化建模與仿真、工業控製及自動化、工業雲服務和大數據運用等方麵的專業技術人才。 


  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將政策發力點集中在基礎共性和戰略性領域 


  功能性產業政策要更加側重於提升產業競爭力。一方麵,推動製造業產業政策由選擇性向功能性轉型。麵對新技術、新業態、新產業不斷湧現的智能化時代,以引進、模仿為方向的選擇性產業政策,試圖通過補貼、稅收、法規等形式直接支持、保護或限製某些特定行業,其對新信息的分析難以精準,越來越難以適應產業發展要求。 


  因此,以激勵完善市場競爭秩序、激勵創新為基本導向的功能性產業政策,通過補貼、市場服務、人力資源培訓等方式提升產業發展的基礎功能,讓由競爭優勢的企業脫穎而出,更加突出企業的基礎性地位,更加適應新形勢下產業政策要求。 


  同時,考慮到我國在部分戰略性領域仍然處於趕超階段,對涉及國家重大安全的戰略性領域,為充分發揮趕超階段集中資源實現重點突破的優勢,還需要結合產業發展方向以政府之手適度發力,實現產業跨代升級的趕超。 


  另一方麵,更加突出標準品牌的牽引作用,提高製造業產品質量。我國製造業規模全球,但是中國製造的美譽度還不高,在提升產品質量方麵還有很多功課要補。因此,著力提高產品質量,推動供給體係由中低端產品為主轉向適應需求變化的中高端產品為主是必然選擇。有些消費者到國外去買國內生產的馬桶蓋、電飯煲等日常消費品,就是購買海外產品檢驗標準。對具體產品質量,責任主體是企業。但是對整個製造業質量提升,政府應在完善標準體係、鼓勵企業打造品牌等方麵更好發揮作用。 


  標準是產品和服務走向市場的通行證,代表著規則話語權和產業競爭製高點。要實質性參與國際標準化工作,從而掌握製定國際標準的主動權,將我國優勢標準轉化為國際標準,這對於我國在國際貿易中跨越技術壁壘,增強產業的國際競爭力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同時,在最新的國家品牌指數排行榜中,我國在163個參評國家中僅位列第64位,與世界製造業大國的地位嚴重不符。要更加專注於提升產品品質,提高品牌的含金量,拓展品牌的發展空間,培育有特色、有內涵、有底蘊的中國製造品牌。 


  按照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上中下遊產業合作的方向,瞄準智能製造這個核心方向,抓好創新人才和“匠人”培養這個關鍵環節,推動中國製造優化升級,為實體經濟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加強關鍵共性技術供給 


  圍繞基礎研究和戰略前沿領域,著力突破關鍵技術,消除從實驗室產品到產業化之間“鴻溝”,提高關鍵共性技術供給的有效性。以市場化原則加快推進製造業創新中心建設工程,解決麵向行業共性技術缺失的問題,促進更多的科研成果能夠轉成為現實生產力。 


  大力推動智能製造 


  聚焦感知、控製、決策、執行等核心關鍵環節,突破高檔數控機床與工業機器人、智能傳感與控製裝備、智能檢測與裝配裝備和智能物流與倉儲裝備等關鍵短板裝備。同時,加快培育離散型智能製造、流程型智能製造、網絡協同製造、大規模個性化定製和遠程運維服務等智能製造新模式,推動傳統製造業煥發新的活力。 

  加強標準品牌建設提升產品質量 


  一是加快國際標準化轉化,全麵提高日常消費產品的質量和檔次,努力滿足消費者對高端產品的消費需求。組織一些產品開展國際對標和品質對比活動,特別要建立一批食品質量檢測示範中心。 


  二是支持一些行業協會開展自主品牌建設,培育一批輕紡品知名品牌,支持行業和地方政府辦好消費品博覽會等重大展示活動,通過各種方式擴大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 


  三是加快推進建設一批專業化的質量品牌公共服務平台,提升質量品牌公共服務能力。探索建立一批具有行業特色或地方特色的質量品牌信息共享平台,實現產品質量和品牌信息開放共享。 


  四是加強市場監管和全麵質量知識的宣傳,開展質量整治專項行動,打擊假冒偽劣、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 


  大力培育和弘揚工匠精神 


  一是營造尊重勞動、崇尚技能的社會氛圍,鼓勵企業樹立質量為先的經營理念,普及精益生產等先進生產管理模式。厚植工匠文化,培育出更多能工巧匠。 


  二是加強職業教育,鼓勵企業與學校、科研機構聯合開展職業教育和在職培訓。突出產業導向,鼓勵學校課程設置與產業需求相對接,完善學校、企業、政府多方參與的人才培養體係。 


  三是完善技能型人才評價和使用政策,健全製造業人才職業標準體係,細化職業資格製度。 


產品展示

相關資訊 更多>>

亚游只为非同凡享 AG8游戏平台 AG电玩平台 AG8集团 AG平台手机版 亚游游戏 AG8网站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