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穀歌瀏覽器!

中國工業機器人​能像高鐵一樣突圍嗎?

2017-04-12  來自: 滄州利來娛樂AG旗艦廳製造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167

中國工業機器人能像高鐵一樣突圍嗎?

    在各路資本競相逐鹿機器人產業的熱潮下,機器人產業泡沫化正在引發人們的擔憂。政府的補貼政策取向沒錯,但一定要補助那些質量合格、真正在生產線上應用的機器人製造。現在一個最大問題是,相關政府部門,補貼政策不夠精準,大水漫灌,導致一些機器人生產企業靠補貼“過日子”,甚至頂著機器人概念套取地方政府補貼。 


  傳統關節機器人(即機械手臂機器人)需要三類核心零部件:高精密減速機、伺服電機和控製係統。其中,高精密減速機幾乎完全依賴進口。 

  不過,常州金石機器人的創始人劉金石卻顯得很樂觀,“因為在關鍵零部件上並不受製於人”。 


  “在一台六軸的多關節機器人中,高精密減速機在整個機器人成本裏占到30%或者更高。”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執行副會長、中國機器人產業聯盟執行理事長宋曉剛告訴記者,這部分世界市場長期被日本企業納博特斯克所壟斷,該企業是世界上最大的高精密減速機製造商,“他們的減速機,賣給中國企業價格是賣給日本、德國等同類企業價格的五到八倍。” 


  從技術路線看,金石機器人“另辟蹊徑”,主攻桁架機器人,這是一種有別於關節機器人的直角坐標機器人,非常適用於金屬加工類的數控機床自動化和重載高速搬運行業,可以為“無人工廠”提供係統解決方案。在這種技術路線下,高精密減速機並非核心零部件,也不會受製於國外企業。 


  不過,對於這家成立近7年的企業來說,如何擠進被國外高端品牌長期占據的市場,真正跨越盈利障礙,仍然是考驗。公司在2016年掛牌新三板,公告顯示,2014年度、2015年度營業收入分別為6096.19萬元、5197.32萬元,但尚未實現盈利,淨利潤為-115.61萬元、-722.45萬元。 


  這也是很多國產機器人品牌麵臨的共同難題。2013 年,中國超越日本,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機器人市場。2015年,中國工業機器人市場銷量是6.9萬台,占全球市場份額的將近30%,但國產品牌僅占到中國市場銷量的7%。 


  政府部門期待中國的工業機器人能複製“中國高鐵”模式,未來以自主創新換市場。不過,與高鐵技術集中在幾家大企業手裏不同,“在機器人這個領域,有高端產業低端化和低端產品產能過剩的風險。”在今年“兩會”期間,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如此提醒。 


  技術路線另辟蹊徑 


  在“中國製造2025”等一係列政策利好的刺激下,中國工業機器人行業正在經曆井噴式增長。 


  “機器換人”正在成為當下製造業最huo熱的話題,也是大勢所趨。 


  國際機器人聯盟(IFR)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工廠使用的機器人數量將超過其他國家,但在機器人密度方麵卻遠遠落後於其他工業化程度更高的國家。目前在中國製造行業中,每萬名工人僅對應30台機器人,而韓國、日本、德國和美國在這一領域的數字為437台、323台、282台和152台。 


  按照中國機器人發展五年規劃所提出的目標,到2020年,中國的機器人密度將達到150台以上,預計3~4年內中國機器人應用規模將高居全球第一。 


  但在如此有誘惑力的市場中,掌握話語權的是“四大家族”:瑞士ABB、日本發那科公司、日本安川電機、德國庫卡。除了第一梯隊的“四大家族”,許多機器人海外製造商,也都已經在中國進場布局。 


  目前,“四大家族”占據全球工業機器人60%以上的市場份額,在核心技術和關鍵零部件研發上處於絕對領先地位,而國內廠商還沒有叫陣“四大家族”的實力。 


  “在機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中,國產控製係統能基本滿足目前需求。但如果要進入汽車領域,對控製器要求更高,控製器還是需要進口。伺服電機跟控製器差不多,低端沒問題,中端產品也能滿足要求,減速機問題最大。”宋曉剛對《中國新聞周刊》坦言,中外品牌減速機的原理設計基本一致,但在工藝精度和穩定性方麵差距非常大。 


  “減速機由幾十個小零件、齒輪組成,不同的材料、溫度、加工速度都會有影響。每個加工精度提升都要靠技術累積,更重要的是靠加工工藝的摸索。”宋曉剛說,目前一些國產品牌已經能實現小批量生產,比如南通振康,2016年銷售達到1.2萬台,而排名世界第一的日本納博特斯克年銷售量是25萬到30萬台,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大批量生產條件下,如何保持產品性能和精度的一致性,是本土品牌的短板。” 


  除了靠時間積累,在技術路線上另辟蹊徑也是國產品牌突圍的一個現實路徑。對金石機器人而言就是如此。 


  “桁架機器人有別於關節機器人,核心技術我都有,甚至我有的,國外都沒有。”劉金石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桁架機器人中最核心的是導軌技術,最早用於戰艦,要求20年不能變形、穩定性要求極強,“這種導軌國內沒有,材料也沒有,利來娛樂AG旗艦廳跟德國人買,德國人也不賣。” 


  從德國買成品,分析鏡像,做出原材料,再到最難的熱處理環節,劉金石帶領公司研究團隊摸索了6年才攻克難題,“導軌都是一米一米拚接而成,要求不能有接縫和累積誤差,非常難,但現在利來娛樂AG旗艦廳能做到拚接200米長。” 


  傳統關節機器人應用在汽車製造領域已經有悠久的曆史,但目前基本都被國外品牌占據市場,國內自主品牌很難分得一杯羹。 


  “關節機器人,負載一般在300公斤以下。超過300公斤的重型關節機器人,能造的廠商非常少,即使能造產量也在幾十台,產量極少。”劉金石說,而桁架機器人的最大優勢就是超大負載,最大的能抓起4噸重的東西。 


  “目前瑞士的廠商能做到負載2.5噸,德國的利勃海爾能做到1噸,而利來娛樂AG旗艦廳能做到4噸。國內做上噸重機器人的成熟案例沒有,就利來娛樂AG旗艦廳一家。”劉金石說,做4噸級的意義就在於能夠完全實現柔性生產和無人工廠,“傳統物流全是在地麵,地麵軌道線、叉車,全是在地麵跑。而無人工廠的物流都是在天上,設備在上方自由穿梭,能實現全廠的柔性化生產,可以在超大空間內行走,而地麵是留給人維護設備用的。” 


  “利來娛樂AG旗艦廳定義的無人是生產環節不能有人,生產環節的原材料搬運、上線、出線、檢測、包裝,一個人都沒有。”他說。 


  繞開關節機器人,主攻桁架機器人,在劉金石看來,也是國內品牌最有可能“幹倒”國外品牌的領域,“國外在技術積累方麵有經驗,不代表工程能力很強。利來娛樂AG旗艦廳給用戶做工程4到6個月,超過一年的項目都很少,但國外做一個項目需要2年,而且價格讓人很難接受。這方麵是利來娛樂AG旗艦廳的強項,跟高鐵非常類似,是係統工程。” 


  紮堆低端的“雇傭軍之憂” 


  今年兩會期間,工信部副部長辛國斌在新聞發布會上說,“在自主品牌方麵,利來娛樂AG旗艦廳的工業機器人大多還都是一些中低端產品,六軸以上多關節的機器人供給能力相對較低。” 


  這也意味著,從行業最高主管部門層麵,確認了對目前行業中“高端產業低端化和低端產品產能過剩風險”的擔憂。 


  在這個行業裏,這種“雇傭軍之憂”並不是最近才有:中低端產品產能過剩、無序競爭局麵開始出現,相當一部分企業以集成組裝生產為主,停留在模仿、跟隨和簡單集成階段。 


  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發展研究院發布的《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白皮書(2016版)》顯示,國產工業機器人以中低端產品為主,主要是搬運和上下料機器人,大多為三軸和四軸機器人,應用於汽車製造、焊接等領域的六軸或以上高端工業機器人市場主要被日本和歐美企業占據,國產六軸工業機器人占全國工業機器人新裝機量不足10%。 


  另一個滑稽的現象是,在近年來很多展會上,原本是智能裝備的工業機器人,卻被用來表演唱歌跳舞,而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這種表演“既談不上不智能,也沒有核心技術”。 


  在宋曉剛看來,造成這種問題的原因有兩個方麵:一是很多國有品牌附加值不高,關鍵零部件受製於人,導致成本高、利潤低。另一方麵,目前進入機器人行業的門檻其實很低,“機械手臂可以外協(外協采購)、控製器可以買到,精密減速機可以買到,伺服電機可以買到,甚至應用軟件都可以找別人來開發,這就相當於你這家企業隻是組裝了一台機器人。” 


產品展示

相關資訊 更多>>

AG体育 AG网页版试玩 AG亚游安装下载 99亚游 AG亚游集团手机客户端 AG8亚洲游app d88尊龙AG旗舰厅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