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穀歌瀏覽器!

依附在手機​品牌產業鏈上的莞企如今何去何從?

2017-03-20  來自: 滄州利來娛樂AG旗艦廳製造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182

依附在手機品牌產業鏈上的莞企如今何去何從?

 【中國機床商務網 市場分析】

     在智能手機的繁華背後,在蘋果、三星、華為、OPPO、vivo們的光鮮與風光背後,是大量依附在這條產業鏈上的代工廠。它們身居幕後,默默無聞,承受著利益與風險的雙重考驗。這些依附在手機品牌產業鏈上的企業,它們可在頃刻間崛起成一個超級代工廠,亦可在一夜之間垮掉。它們很難主導自己的命運,在技術迭代和市場變遷中,有的成為隨波逐流的浮萍,有的僥幸成功。依附在手機品牌產業鏈上的莞企如今何去何從?
 


  3月,東莞市長安鎮烏沙社區,一片繁忙的景象。這個麵積僅10平方公裏,本地人口和外地人口加起來近10萬人的社區,隨同“綠藍兄弟”已經走向了全世界。
 
  這裏,盤踞著中國目前風頭最勁的兩大手機品牌OPPO、vivo,也是它們的發家之地。此時,兩千多公裏以外,甘肅隴西縣,不到2公裏的北城路上分布著大大小小25家OPPO、vivo手機店,不斷有進出購買手機的人們。
 
  甘肅隴西北城路不是特例。近年來,伴隨著智能手機的崛起,“手機街”如雨後春筍,在中國的各線城市和城鎮裏四處生長——它們是當下智能手機黃金時代的最好代言人。
 
  然而,在智能手機的繁華背後,在蘋果、三星、華為、OPPO、vivo們的光鮮與風光背後,是大量依附在這條產業鏈上的代工廠。它們身居幕後,默默無聞,承受著利益與風險的雙重考驗。
 
  這些依附在手機品牌產業鏈上的企業,它們可在頃刻間崛起成一個超級代工廠,亦可在一夜之間垮掉。它們很難主導自己的命運,在技術迭代和市場變遷中,有的成為隨波逐流的浮萍,有的僥幸成功。
 
  技術迭代衝擊
 
  由於市場表現不如預期,加之麵板廠商的激烈競爭和自身技術更新不力,勝華科技持續虧損,陷入破產重整困境,由此牽連大陸子公司。
 
  3月9日上午,鬆山湖高新區,藍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藍思科技”)鬆山湖基地動工儀式在此舉行。藍思科技常務副總經理李曉明走上前台,熱情洋溢地致辭稱:“今年,藍思科技這個項目要實現30億元的產值。”
 
  藍思科技鬆山湖基地的廠房,前身為台企聯勝科技。聯勝科技停產兩年多後,這座廠房終於迎來了新的主人。雖然當天的天氣有些陰沉,但聯勝科技破產的陰霾已然散去,這裏重新煥發了生機,代表著手機新興力量的藍思科技入主。
 
  聯勝科技當年的繁榮景象並不遙遠。楊銘是2012年進入聯勝科技的,剛剛進廠,生產車間的繁忙令他感到驚訝。很快,這個90後年輕人適應了流水線的工作。楊銘和其他數千名身穿工作服的工人一樣,他們需要不停地在車間加班加點,才能應付旺盛的訂單需求。
 
  楊銘表示,到了2014年初,他逐漸發現,加班時間少了。他在與同事閑談中了解到,原來是因為企業的訂單減少了。由於加班時間變少,工人的工資也隨之下滑,許多員工選擇了離職。
 
  不安的情緒是從2014年下半年出現的,此前的危險信號終於成真。終於,工廠在2014年年底驟然停擺。由於台灣母公司勝華科技的破產重整,聯勝科技也隨之停產。
 
  據楊銘回憶,當時他搜索見諸報端的文章才了解到,勝華科技曾是小米最大的觸控屏供應商,在業績爆發式增長的預期下,勝華科技也在大陸加緊增資擴產。然而,由於市場表現不如預期,加之麵板廠商的激烈競爭和自身技術更新不力,勝華科技持續虧損,陷入破產重整困境,由此牽連大陸子公司。
 
  聯勝科技倒下時,廠區隻有1000餘名工人了,他們必須告別曾經生活工作過的廠區,另謀出路。在離開廠區的最後一天,楊銘和朋友拍了幾張照片,他想留下這段工作經曆的回憶。
 
  兩年多的沉寂之後,這座廠房有了新的接管者。2016年12月,藍思科技出資參與聯勝科技重整。藍思科技為中國前女首富周群飛創辦,是一家高端顯示屏觸控功能玻璃、藍寶石、陶瓷麵板研發生產企業。
 
  從藍思科技涉足的領域來看,其與聯勝科技算是同行,不過,藍思科技從開始就瞄準了新興技術。藍思科技如今大舉進軍東莞,與當年勝華科技的加碼頗有幾分相似。“這個項目總占地麵積約31.6萬平方米,總建築麵積約50萬平方米,5月份就可投產。”李曉明說。
 
  聯勝科技的倒下對呂成威觸動很大,作為東莞電子行業協會的副會長,他見證了這幾年智能手機產業鏈的變遷。
 
  以手機外殼技術變革為例,此前,手機廠商多用塑料殼,珠三角湧現出眾多的配套廠商。“當時東莞一下子湧現出數百家這樣的企業,別管有沒有技術,反正有訂單,這些企業活得都很滋潤。”呂成威說。
 
  與品牌商共進退
 
  不隻技術迭代會對手機產業鏈帶來影響,手機品牌市場份額的變動也會對企業造成衝擊。近幾年,智能手機市場瞬息萬變,依附於手機品牌商生態圈中的企業,也隻能隨手機廠商共進退。
 
  蘋果和三星最為風行的那幾年,眾多企業依附於其產業鏈上,成為行業紅利的受益者,其中位於東坑鎮的富港電子和富強電子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富港電子和富強電子同屬於台灣正崴集團,它們均是蘋果的重要供應商,其主要為蘋果生產連接器、連接線等產品。
 
  3月10日,在富港電子車間,身著工作服的工人來來往往穿梭其間。富港電子副經理楊景盛來大陸工作已經7年時間了,他對當年廠區的繁榮景象依然記憶猶新。對於當時盛極一時的景象,楊景盛用“萬馬奔騰”來形容。每天,數萬名工人加班加點,所有機器開足馬力來應付訂單,好似一場戰爭。
 
  “高峰時,這裏有6萬多人。通常都是貨還沒出,蘋果公司的車就在那裏等著來拉。”楊景盛說,當時,工人永遠都不夠用,政府部門都要出動人手幫忙找工。
 
  這兩年,伴隨著國產手機品牌的崛起,蘋果的市場份額被一再蠶食。如今,富港電子和富強電子兩家企業的訂單雖然穩定,但其業績增長有放緩趨勢。楊景盛也坦言:“現在,有時候產品出廠後,蘋果公司會隔段時間來拉貨。”
 
  凱勵電子廠副總經理易建軍在手機行業浸淫多年,他回憶稱,幾年前,“中華酷聯”這四大國內品牌聲名鵲起,一時間風光無兩。然而,幾年過去,除了華為一路高歌猛進外,其他三個品牌均已走上下行通道,依附在這三個品牌之上的企業,也被牽連其中。
 
  2016年,國內智能手機市場的格局再次迎來重大變化,以OPPO、vivo為代表的東莞品牌則成為其中的翹楚。呂成威觀察發現,2015年開始,圍繞著華為、OPPO、vivo這些手機品牌,精加工、鈑金、CNC等一大批手機配套企業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手機品牌商市場座次的變動,背後是手機產業鏈的又一次洗牌。在走訪協會中的企業時,呂成威發現,之前某個手機品牌的供應商,要麽已經轉投到其他品牌供應鏈旗下,要麽就選擇關停或轉行。
 
  對於市場更迭,呂成威也感慨萬千。“中小企業還是受製於品牌商,這些企業也是身不由己。一個品牌的興衰,會有一連串的供應鏈在改變。”他說。
文章鏈接:中國機床商務網 http://www.jc35.com/news/Detail/62855.html

產品展示

相關資訊 更多>>

AG只为非同凡享 AG8游戏平台 AG8亚洲游app AG8集团 AG8亚洲游只为非凡 澳门AG真人游戏 AG亚游怎么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