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因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導致無法獲得最佳瀏覽體驗,推薦下載安裝穀歌瀏覽器!

紙帶過濾機--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2016-03-11  來自: 滄州利來娛樂AG旗艦廳製造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237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正定新區丁家莊村東發現的古墓。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碑文印證了不少曆史。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丁家後人現施工現場搜尋散落的先人遺骨。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社會石家莊新聞網 [微博謝鑫名 董昌2016-03-11 14:59我要分享 13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正定新區丁家莊村東發現的古墓。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碑文印證了不少曆史。

 

明代丁氏五代將軍墓或重現正定

 

丁家後人現施工現場搜尋散落的先人遺骨。

 

3月6日,在正定新區丁家莊村東,施工人員在修建地下管廊時,意外發現兩座墳墓,並挖出兩塊石製墓誌。據記載,此地可能為明代五代將軍墓群,而挖出的兩塊墓誌記錄著最後兩代將軍的事跡。此處是否還有其他三代將軍墓?省市縣三級文物部門已介入此事,施工單位目前已暫時停工,文物部門昨日已開始進行探墓等工作。丁家莊或將發現明五代將軍墓群,這對於正定縣曆史研究有很大價值,甚至對於研究大明王朝也有一定價值。

 

現場

 

丁家後人深溝裏尋找散落的先人遺骨

 

昨日10時,記者在正定新區丁家莊村東看到,地下管廊施工已經停止作業,兩位文物勘測工作者拿著洛陽鏟,正在進行勘測,尋找可能埋藏在地下的明代丁氏家族墓群。一名文物勘測工作者邊勘探邊指著南側不足50米遠的一條深溝說,從出土墓誌和棺材擺列方向分析,墓群可能在西北方向。

 

隨後,記者沿著這位文物勘測者所指的那條深溝,找到了戳在溝邊的一根根紅褐色的朽木。從眾多朽木中,記者找到了一塊3厘米厚的朽木板,木板上能夠清晰地看到雕花的痕跡,而在發現這塊木板的土層斷麵上,也能隱約看到印在土層上的花紋。

 

丁蘭坪,丁家莊村村民,今年53歲,對於丁家莊村的曆史,他有一定研究。他介紹,這裏就是4天前挖掘出墓誌的現場,並且從出土的墓誌上鐫刻的字跡看,這兩座墓應為丁勳和其子丁光祖的。“36日就是在這兒,挖出了4個已經朽了的棺材和兩塊墓誌。”丁蘭坪說,從墓誌上的內容推斷,這裏可能是丁氏家族的祖墓群,“如果在丁勳和其子丁光祖上方還能找到棺材和墓誌,或將印證正定縣誌中所記載的丁氏五代將軍的說法。”

 

在現場,記者還見到了十多名來自丁家莊的村民,其中幾個中年人正沿著南北走向的深溝,尋找著先人的遺骨。一名50歲左右的丁姓後人,將一個完整的腦殼骨和幾塊其他的遺骨撿起後,小心翼翼地捧起輕輕地放在溝邊存放遺骨的地方。

 

“等咱們把這些先人的遺骨收集全了,再葬在這片土地上。”丁先生自言自語地說完後,一直圍在現場的丁家莊村民也紛紛走了過來,幫著一起尋找散落在深溝中的遺骨。“咱們一定要善待先祖的遺骨,配合文保部門保護好丁氏墓群中的曆史古跡,給子孫後代記錄好一段值得記憶的曆史。”多名村民說。

 

隨後,記者在丁家莊社區居委會的小院中,看到了36日挖掘出的丁勳將軍的墓誌。墓誌上鐫刻的文字清晰可見,記錄著昭勇將軍丁勳生平和事跡。據了解,當天出土的另一塊墓誌已經送到了正定縣文保所保存。

 

曆史

 

這裏應該埋著明代丁家五代將軍

 

丁蘭坪介紹,20141125日,距離現在發現墓地的不遠處,施工人員挖出一塊石碑。墓碑高1.70米,寬0.77米,厚0.15米,碑上有711個字。丁蘭坪找來拓片專家,將碑文拓了下來,曆經半年查找縣誌村誌、谘詢曆史專家,最終基本弄清楚了碑文的意思。

 

石碑記載的是明代昭勇將軍、指揮使(武官三品)丁祥的一生。公元1364年,丁祥生於安徽滁州,為明代武將,曾跟隨曆史上赫赫有名的房寬南征北戰,屢建奇功。公元1403年,丁祥任真定衛指揮使(以此計算,丁家莊有600多年曆史)。公元1409年,丁祥病故,葬於“真定城東臨濟之原”。公元1431年,丁祥墓遷至“豬河之原”,與夫人合葬。

 

在這篇由時任直隸真定府真定縣儒學訓導朱韶薰撰寫、時任直隸真定府知府張誌廣篆額、通判葉順宗書丹的碑文中,總結了丁祥的一生,碑文中有“好爽豁達”“威武兼濟”“攻堅必取”“守固必完”“臨危不懼”等大量讚美之詞。

 

根據清光緒元年《正定縣誌》卷二十六世襲篇中記載,丁祥以靖難功授真定衛指揮使,其子丁源,英傑有為,世襲指揮使,丁源的長子丁森、丁森的長子丁勳、丁勳的長子丁光祖皆世襲指揮使之職。

 

而今發現的兩塊石製墓誌,一塊是記錄丁勳事跡的,另一塊記錄的是丁光祖的事跡。據文物部門和丁蘭坪等人推測,先挖出石碑,再挖出棺木、墓誌,這表明此處地下可能埋著丁家五代將軍墓群。而根據記載,附近可能還有丁祥、丁源、丁森三位明代將軍的墳墓,“要是真有五代將軍墓群,就太叫人激動啦!”

 

印證

 

將軍墓墓誌印證了縣誌中不少記載

 

在石家莊一帶很早就流傳著“金談固、銀白佛、玉石高家營、瑪瑙丁家莊”的美談,丁家莊遠近聞名的是獨具特色的村貌民居,青磚碧瓦、長簷鬥拱,十分氣派,彰顯著丁家莊曾經的富裕。這曾經的輝煌村史,在明清年代緣何而來,困擾著丁家莊幾代人。曾幾何時,人們不禁自問,一個既無富商巨賈、又無高官厚祿的家族,何以帶來“瑪瑙”的富裕生活?若無名門望族的傳承,又何以創造“高門大院”的家境?

 

而今接連發現將軍墓,又有石碑和墓誌上的文字,丁家莊人才認識到“自己”:原來利來娛樂AG旗艦廳曾經是官宦家族,哪有不富的道理呢?

 

丁蘭坪介紹,大家知道,明末清初是一個戰亂頻繁的年代,尤其是清朝建立初期,由於曆史原因,清朝不僅推翻了明代王朝,同時也對明朝的文獻資料和文物古跡給予毀滅性破壞,抹殺了大量的珍貴史料。而通過墓誌銘和碑文,印證了不少支離破碎的明代史實,尤其是對正定縣少之甚少的明代史料顯得彌足珍貴。

 

比如印證了,在燕王朱棣“靖難之變”的征戰中,丁祥馳騁疆場,能攻能守,戰功顯赫,可謂常勝不敗,堪比三國趙子龍,所以子孫才能世襲官職。還印證了清王朝對明永樂皇帝朱棣的極大仇視和對史料的抹殺。利來娛樂AG旗艦廳從清代編纂的正定縣誌中幾乎找不到有關明永樂年間的史料,尤其是關於人物職官等方麵的記載。在記錄較全的清光緒元年《正定縣誌》中,各項有關人物的記載,都是由明洪武直接到明宣德年間,從明建文1399年到明永樂142529年的史料幾近絕跡。這也印證了這近30年明史“無正史多演繹”的獨特的曆史現象。

 

丁蘭坪介紹,此次將軍墓以及墓誌的發現,與縣誌上記載的文字相互呼應,有力地證明昨日10時,記者在正定新區丁家莊村東看到,地下管廊施工已經停止作業,兩位文物勘測工作者拿著洛陽鏟,正在進行勘測,尋找可能埋藏在地下的明代丁氏家族墓群。一名文物勘測工作者邊勘探邊指著南側不足50米遠的一條深溝說,從出土墓誌和棺材擺列方向分析,墓群可能在西北方向。

 

隨後,記者沿著這位文物勘測者所指的那條深溝,找到了戳在溝邊的一根根紅褐色的朽木。從眾多朽木中,記者找到了一塊3厘米厚的朽木板,木板上能夠清晰地看到雕花的痕跡,而在發現這塊木板的土層斷麵上,也能隱約看到印在土層上的花紋。

 

丁蘭坪,丁家莊村村民,今年53歲,對於丁家莊村的曆史,他有一定研究。他介紹,這裏就是4天前挖掘出墓誌的現場,並且從出土的墓誌上鐫刻的字跡看,這兩座墓應為丁勳和其子丁光祖的。“36日就是在這兒,挖出了4個已經朽了的棺材和兩塊墓誌。”丁蘭坪說,從墓誌上的內容推斷,這裏可能是丁氏家族的祖墓群,“如果在丁勳和其子丁光祖上方還能找到棺材和墓誌,或將印證正定縣誌中所記載的丁氏五代將軍的說法。”

 

在現場,記者還見到了十多名來自丁家莊的村民,其中幾個中年人正沿著南北走向的深溝,尋找著先人的遺骨。一名50歲左右的丁姓後人,將一個完整的腦殼骨和幾塊其他的遺骨撿起後,小心翼翼地捧起輕輕地放在溝邊存放遺骨的地方。

 

“等咱們把這些先人的遺骨收集全了,再葬在這片土地上。”丁先生自言自語地說完後,一直圍在現場的丁家莊村民也紛紛走了過來,幫著一起尋找散落在深溝中的遺骨。“咱們一定要善待先祖的遺骨,配合文保部門保護好丁氏墓群中的曆史古跡,給子孫後代記錄好一段值得記憶的曆史。”多名村民說。

 

隨後,記者在丁家莊社區居委會的小院中,看到了36日挖掘出的丁勳將軍的墓誌。墓誌上鐫刻的文字清晰可見,記錄著昭勇將軍丁勳生平和事跡。據了解,當天出土的另一塊墓誌已經送到了正定縣文保所保存。

 

曆史

 

這裏應該埋著明代丁家五代將軍

 

丁蘭坪介紹,20141125日,距離現在發現墓地的不遠處,施工人員挖出一塊石碑。墓碑高1.70米,寬0.77米,厚0.15米,碑上有711個字。丁蘭坪找來拓片專家,將碑文拓了下來,曆經半年查找縣誌村誌、谘詢曆史專家,最終基本弄清楚了碑文的意思。

 

石碑記載的是明代昭勇將軍、指揮使(武官三品)丁祥的一生。公元1364年,丁祥生於安徽滁州,為明代武將,曾跟隨曆史上赫赫有名的房寬南征北戰,屢建奇功。公元1403年,丁祥任真定衛指揮使(以此計算,丁家莊有600多年曆史)。公元1409年,丁祥病故,葬於“真定城東臨濟之原”。公元1431年,丁祥墓遷至“豬河之原”,與夫人合葬。

 

在這篇由時任直隸真定府真定縣儒學訓導朱韶薰撰寫、時任直隸真定府知府張誌廣篆額、通判葉順宗書丹的碑文中,總結了丁祥的一生,碑文中有“好爽豁達”“威武兼濟”“攻堅必取”“守固必完”“臨危不懼”等大量讚美之詞。

 

根據清光緒元年《正定縣誌》卷二十六世襲篇中記載,丁祥以靖難功授真定衛指揮使,其子丁源,英傑有為,世襲指揮使,丁源的長子丁森、丁森的長子丁勳、丁勳的長子丁光祖皆世襲指揮使之職。

 

而今發現的兩塊石製墓誌,一塊是記錄丁勳事跡的,另一塊記錄的是丁光祖的事跡。據文物部門和丁蘭坪等人推測,先挖出石碑,再挖出棺木、墓誌,這表明此處地下可能埋著丁家五代將軍墓群。而根據記載,附近可能還有丁祥、丁源、丁森三位明代將軍的墳墓,“要是真有五代將軍墓群,就太叫人激動啦!”

 

印證

 

將軍墓墓誌印證了縣誌中不少記載

 

在石家莊一帶很早就流傳著“金談固、銀白佛、玉石高家營、瑪瑙丁家莊”的美談,丁家莊遠近聞名的是獨具特色的村貌民居,青磚碧瓦、長簷鬥拱,十分氣派,彰顯著丁家莊曾經的富裕。這曾經的輝煌村史,在明清年代緣何而來,困擾著丁家莊幾代人。曾幾何時,人們不禁自問,一個既無富商巨賈、又無高官厚祿的家族,何以帶來“瑪瑙”的富裕生活?若無名門望族的傳承,又何以創造“高門大院”的家境?

 

而今接連發現將軍墓,又有石碑和墓誌上的文字,丁家莊人才認識到“自己”:原來利來娛樂AG旗艦廳曾經是官宦家族,哪有不富的道理呢?

 

丁蘭坪介紹,大家知道,明末清初是一個戰亂頻繁的年代,尤其是清朝建立初期,由於曆史原因,清朝不僅推翻了明代王朝,同時也對明朝的文獻資料和文物古跡給予毀滅性破壞,抹殺了大量的珍貴史料。而通過墓誌銘和碑文,印證了不少支離破碎的明代史實,尤其是對正定縣少之甚少的明代史料顯得彌足珍貴。

 

比如印證了,在燕王朱棣“靖難之變”的征戰中,丁祥馳騁疆場,能攻能守,戰功顯赫,可謂常勝不敗,堪比三國趙子龍,所以子孫才能世襲官職。還印證了清王朝對明永樂皇帝朱棣的極大仇視和對史料的抹殺。利來娛樂AG旗艦廳從清代編纂的正定縣誌中幾乎找不到有關明永樂年間的史料,尤其是關於人物職官等方麵的記載。在記錄較全的清光緒元年《正定縣誌》中,各項有關人物的記載,都是由明洪武直接到明宣德年間,從明建文1399年到明永樂142529年的史料幾近絕跡。這也印證了這近30年明史“無正史多演繹”的獨特的曆史現象。

 

丁蘭坪介紹,此次將軍墓以及墓誌的發現,與縣誌上記載的文字相互呼應,有力地證明了縣誌上關於丁祥將軍及其後代世襲官職的記載。同時,此次發現對於研究正定曆史,甚至是大明王朝都有一定價值。

 

另據現場負責勘測的正定縣文保所工作人員介紹,目前,省、市、縣三級文保單位已經開始著手對可能存在的明代丁氏墓群進行勘測和保護,一旦勘測到墓群後,會采取搶救性的保護措施,並會有計劃地進行挖掘。



產品展示

相關資訊 更多>>

亚游只为非同凡享 AG电投网 AG视讯游戏大全 AG亚游积分贷 AG亚游旗舰厅 k8凯发误乐真人版 AG亚游电玩开户